衡阳公职人员打猎误杀村妇 专家:或面临数罪并

随后,有人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自称打猎时误伤一人。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管理法》的规定,只有猎民在猎区、牧民在牧区,才可以申请个人配置猎枪。但是在属于非狩猎区的湖南衡阳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为什么会响起枪声?开枪者又是谁?

央广网衡阳11月15日消息(记者潘毅)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这个月9号的一早,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高湖镇羊角村,突然响起了几声枪响,响声过后,在附近茶山捡茶籽的57岁的女性村民罗运英倒在了血泊当中,后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管理法》的规定,只有猎民在猎区、牧民在牧区,才可以申请个人配置猎枪。衡东县高湖镇镇长刘章云告诉记者,事发地点并不是狩猎区,平时只有一些野兔出没。

董长武:因为我们这里山上有油茶树嘛,油茶籽霜降的时候就摘了,还有没摘干净的,有人就上山去拣没摘干净的,山上有那么多的人。

刘章云:一般没有人,那个地方也没有什么野生动物,顶多是野兔之类的,珍稀的动物没有。董长武:那么多人来我们这打猎,为什么只有肖某一个人在看守所,他自首,公安机关都没给其他人员的名单,然后开了车子进来,车子车牌号是什么,然后他们的枪是哪里来的,谁带他们到我们这边来打猎的,当时开了第一枪之后是不是补了一枪,有几个人开枪,我都需要这些真相。十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就开着车出去了。董长武:他们上午九点多钟就开着车进了村子里打猎,当时我妈妈就在我们家比较近的山坳里面,别人在隔壁的山坳,大概九十点钟的时候隔壁山坳有人听到有枪响,他们也以为是打猎根本就没注意,因为大家都知道有人在打猎。同时对于此前有村民向媒体反映称,打猎车辆上写执法字样,尹建生表示,经过他们的调查,事件所涉及车辆并非肖某所在单位的公车,该系统内并没有其他人参与打猎。

尹建生:肖某是我们蒸湘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身份是餐饮监管一科的工作人员,他目前休公休假。

目前肖某因涉嫌过失杀人,已被衡东县警方刑事拘留。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指出,由于过失致人死亡以及非法持有,肖某可能面临数罪并罚。

随后,一名涉嫌开枪者到杨林镇派出所投案自首,自称打猎时误伤一人。当天下午3点左右,警方与家属在离家约半里路的茶山上发现罗运英,身负枪伤,发现时已经没有生命迹象。

尹建生:蒸湘分局只有一台执法用的小面包,在这个期间没有动用过,我们本系统也没有其他的人参与过这个活动。

董长武:当时看到的是两三个伤口,法医鉴定的是说,两边肺都有,还有头部,法医鉴定说最致命的是肺,还有旁边的树都被打出洞了,树也被派出所取证的人取走了。

截至目前,该起案件并未经当地官方通报。记者向衡阳市食药监局副局长尹建生确认,涉事的肖某是衡阳市食品药品监督局蒸湘分局一名工作人员:

但是,参与打猎的到底还有哪些人?是否存在食药监系统之外的公职人员参与?汪忠表示,案件更多的细节目前正在调查中。董长武说,目前肖某的家属已经向他们支付10万元的安葬费,但是比起赔偿,他们更希望知道母亲去世的真相。

汪忠:肖某他自己承认一个人打猎,误伤一个农妇,最后这个农妇因为失血过多死亡。误伤,只不过我们目前初步的证据显示,他是过失行为,以为是个动物就射杀。

其实,有些人不但利用职权便利搞到枪弹,手持猎枪,享受那种最原始的狩猎快感。而且狩猎还成为地方一些人的接待利器,标榜自己的特权神通,通过安排非法狩猎来取悦有此爱好的利益相关方。湖南的这次事件是否存在着类似的问题,我们将继续关注。

其实,这已经不是首次有官员非法狩猎被曝光。2008年7月26日,新疆塔城市委原副书记吕笃功接待朋友,携带81-1式自动步枪一支以及子弹32发,前往裕民县打猎。27日凌晨,吕笃功等人将一对夫妇误当成猎物,吕笃功开枪致一死一伤。事后,多名涉事官员因过失致人死亡、非法出借、包庇等罪被判刑。

董长武:他说打猎打死人之后派出所过去指认现场,到了现场后,我们这边你的人才知道打死人了,打死的人是我妈妈。

汪忠:案情还在调查中,事是有这个事。枪我们正在查,他是非法持有,他有持枪证,但是他当天所使用的猎枪与他枪证不符。因为我们衡东没有狩猎区,他这是违规打猎,这个可以肯定。

董长武说,自己的母亲身上发现两处枪伤,一处从左耳朵穿过头部,另外一处从身体左侧穿过两肺,而这一枪是致命伤。

汪忠:法医鉴定的结果还没出来,那个东西那是受害者家属自己说的,我们没有向外发布过这样的消息。

洪道德:应该是过失致人死亡吧,最高七年,过失致人死亡法定最高刑是七年,应该有一个非法持有罪,数罪并罚。

死者罗运英的儿子董长武说,自己的母亲早晨出门去附近茶山捡茶籽,但到下午一直都没有回家。期间听到山里有枪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